quot;失联近两月遗体被找到:疑自缢身亡 生前曾带伤回家


原标题:北京准新娘失联近两月遗体被找到:疑自缢身亡 生前曾带伤回家

9月30日,津云新闻曾发布了北京“准新娘”孔爽“失联”的消息。10月17日,孔爽的遗体已经找到。目前,该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

19日下午,孔爽的好友孙斌(化名)告诉津云新闻记者,孔爽的遗体已经在北京找到,初步怀疑是自缢身亡。

对此,津云新闻记者向孔爽的爱人常先生进行了核实。常先生的心情非常低落,他证实了孔爽的死讯,但并不愿意过多透露相关细节。据了解,孔爽的遗体于10月17日被找到。目前,警方正在对孔爽的死因进行鉴定。

10月6日是常先生和孔爽预定举行婚礼的日子。不料,8月25日常先生和孔爽去婚纱影楼挑选婚纱照的当天晚上,孔爽神秘“失联”。当天出门挑选婚纱照之前,孔爽独自一个人坐在楼栋口的台阶上哭泣。选照片时,她也是心不在焉。

8月25日17:00左右,常先生和孔爽从影楼出来。孔爽突然说要去和朋友硕硕(化名)吃饭。

当天18:40左右常先生开车将孔爽送到了硕硕居住的海淀区建材城东路的硅谷先锋小区门口。安慰了孔爽几句后,常先生就离开了。

当天18:50左右,孔爽未赴饭局。而是通过滴滴打车,从硅谷先锋小区门口前往了丰台区青龙湖公园附近的山湖路与泉湖西路十字路口东北侧的某售楼处。两地之间的距离约50公里。

当天20:28左右,孔爽的身影曾出现在售楼处走廊内,当时孔爽一路小跑,一名保安还跟着追了过去。据售楼处保安回忆,当时孔爽说要到楼盘的工地内寻找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

当天21:00左右,母亲周华(化名)拨通了孔爽的电话,但孔爽没有接听。几分钟后,孔爽的老姨打通了她的电话。孔爽告诉老姨,自己和朋友在一起,马上就打车回家,大概一个半小时就能到家。当晚孔爽没有再和家人联系也没有回家。

在“失联”前,孔爽曾受过一次伤。8月16日,孔爽上午 8:16离开家,当天13:17回家。这5个小时内,孔爽并没有上班,也没有和家人说去了哪里。从小区监控中发现,16日下午,孔爽回家时走路一瘸一拐,脚部受伤。

除了脚受伤外,孔爽头部也受伤,衣服上还有污渍,她甚至还把家里的门锁换了。孔爽在哪里受的伤,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换门锁,不管爱人常先生怎么追问,孔爽始终不说,至今是个谜。

在“失联”之前,孔爽还给母亲发了信息让她不要担心。孔爽把自己的银行卡密码发给了母亲。母亲觉得不对劲,立即给孔爽打了电话,两人说了没几句话就挂断了,当时周华也没有发现孔爽有什么异常。

挑选婚纱照应该是准新娘最美最幸福的时刻,可准新娘孔爽却在选完婚纱照当晚“失联”,至今已一个月。在孔爽“失联”前,她曾莫名受伤回家,情绪低落,甚至没有向家人提及受伤过程。孔爽到底经历了什么?

一个月来,常先生不知打了多少次妻子孔爽的电话,发了无数条微信,但始终没有回复。北京海淀区、昌平区、西城区的大街小巷跑了千百个来回,至今不见妻子的身影。

常先生和孔爽都是吉林人,两人相识3年多,一起在北京工作。29岁的孔爽在一家游戏公司做画师。2017年圣诞节,两人领了结婚证,本打算今年10月6日正式举办婚礼。

今年8月25日,常先生和孔爽去婚纱影楼挑选婚纱照,本来是个幸福和高兴的日子,可孔爽的情绪却非常低落。

当天准备出门时,常先生发现孔爽独自一个人坐在楼栋口的台阶上哭泣。在前往影楼的路上,孔爽依然在哭。选照片时,她也是心不在焉。常先生询问了多次缘由,孔爽始终没有说。

常先生开车将孔爽送到了硕硕居住的海淀区建材城东路的硅谷先锋小区门口。安慰了孔爽几句后,常先生就离开了。

直到当晚21:00左右,孔爽还没有回家。母亲周华(化名)拨通了孔爽的电话,但孔爽没有接听。正好这时候,孔爽的老姨给周华打来电话,当老姨问及孔爽时,周华说,孔爽去找朋友还没有回家,打电话也不接。

老姨给孔爽打了电话,而老姨的电话打通了。孔爽告诉老姨,自己和朋友在一起,马上就打车回家,大概一个半小时就能到家。

而这也是一个多月来孔爽和家人的最后一次通话。当晚孔爽没有再和家人联系,家人打过去的电话和发出的信息,孔爽也没有回复。

9月26日,在孔爽失联一个月后。津云新闻记者来到了北京市海淀区建材城东路的硅谷先锋小区。这也是孔爽“失联”当晚,她和丈夫常先生分开的地方。

小区相对偏远,大门口外有公交车站,但出租车比较少。津云新闻记者向小区门口保安询问当晚的事,几名轮岗的保安均表示,孔爽和常先生分开的时间是18:40左右,当时正值小区进出车辆和人流的高峰期,孔爽在小区门口下车,保安很难辨别她的模样,也不清楚她到底进没进小区。

事后,常先生从孔爽的朋友硕硕口中得知,原本孔爽确实和硕硕约好一起吃饭。可孔爽临时取消了饭局,硕硕并不知道孔爽接下来去了哪里。

常先生报警后,警方调查发现。和常先生分开大约10分钟后,也就是25日18:50左右,孔爽曾通过滴滴打车,从硅谷先锋小区门口前往了丰台区青龙湖公园附近的山湖路与泉湖西路十字路口东北侧的某售楼处。两地之间的距离约50公里。

津云新闻记者从售楼处提供的监控发现,8月25日20:28左右,孔爽的身影曾出现在售楼处走廊内,当时孔爽一路小跑,一名保安还跟着追了过去。据售楼处保安回忆,当时孔爽说要到楼盘的工地内寻找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

在售楼处待了大约两三分钟后,孔爽离开了售楼处。而售楼处外的马路上没有监控,也没有目击者看到孔爽离开售楼处后去了哪儿。

常先生至今想不明白,孔爽去50公里外的售楼处做什么?之前也没有听说,孔爽和售楼处有工作或个人生活上的往来。

在“失联”前,孔爽曾受过一次伤。常先生告诉津云新闻记者,8月16日,孔爽上午 8:16离开家,当天下午13:17回家。后来,常先生才知道这5个小时内,孔爽并没有上班,也没有和家人说去了哪里。从小区监控中发现,16日下午,孔爽回家时走路一瘸一拐,脚部受伤。

除了脚受伤外,常先生还发现,孔爽头部受伤,衣服上还有污渍,甚至还把家里的门锁换了。孔爽在哪里受的伤,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换门锁,不管常先生怎么追问,孔爽始终不说,至今是个迷。有时候常先生自言自语一个小时,孔爽也没回应。就连“七夕”那天,本来常先生打算带孔爽去散心,可孔爽却只想一个人睡觉。常先生猜测,孔爽可能遭遇了不法侵害。

常先生和孔爽夫妻关系非常和睦,两人在一起三年来很少吵架。不知为何孔爽的性格突然变了。周华告诉津云新闻记者,事发前大约3个月,孔爽的外公去世,她回到吉林老家参加葬礼。葬礼期间,孔爽的情绪低落。从葬礼后,孔爽开始吃素,她曾经说过想找个地方清静清静。周华放心不下,于是从老家来到北京陪伴女儿。常先生也觉得,从老家回北京后,孔爽的情绪有些波动,常先生经常劝孔爽想开一些。

在“失联”之前,孔爽还给周华发了信息让她不要担心。过了一会,孔爽把自己的银行卡密码发给了周华。周华觉得不对劲,立即给孔爽打了电话,两人说了没几句话就挂断了,当时周华也没有发现孔爽有什么异常。

津云新闻记者联系上孔爽的画友小芸(化名),小芸和孔爽认识三年。得知孔爽“失联”的消息后,小芸转发了寻人启事。在小芸的印象中,孔爽是个非常温柔善良的女孩。朋友聚会时,总想着给大伙儿带些小零食,孔爽从来不和别人发火,宁可自己吃亏,也不让别人吃亏。遇到流浪猫狗,都会买食物去喂养。见到超市快要死的鱼,也会买回家养着。

孔爽总是把快乐的一面展现给别人,遇到不好的事也不展现出来,而是自己默默扛着。孔爽喜欢玩游戏,甚至比很多男生玩得都多,她喜欢旅游,喜欢小动物。在小芸看来,心地善良、爱好广泛,甚至经常和男生一样打游戏的孔爽即便遇到挫折,也会勇敢去面对,不会被挫折打倒的。

孔爽曾经求学的画室工作人员文静(化名)告诉津云新闻记者,去年孔爽在画室学习,她的画作非常棒,但性格比较内向,即便如此,她在画室的人缘很好,大家都称呼她为“爽姐”。

周华始终觉得孔爽比较独立,而且不会轻易被什么事情打倒,否则也不可能放心让她只身来北京闯荡。在孔爽“失联”之前,周华并没有听说孔爽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挫折。对孔爽的“失联”,周华猜测可能是孔爽当晚打车回家途中遭到了劫持或者不法侵害。

如今,周华和常先生已经把婚礼延期的消息告诉了亲朋好友。周华回到了吉林老家发动亲戚寻人。常先生一个人守在北京,每天无数次拨打孔爽的电话,希望电话里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