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准新娘婚前被抓 曾拍摄大量不雅照片 获利超千万


2016年7月的一天,26岁女孩程媛媛,正在浙江丽水的一家高档婚纱店化着新娘妆。再过几天就是程媛媛和当地一个富二代的婚礼。

就在程媛媛准备试婚纱的时候,来自江西彭泽县的几名民警,向她出示了证件。在得知民警抓自己的原因后,程媛媛终于崩溃了,一段不堪的荒唐往事浮现在眼前……

2015年年初,一位名叫“小喵骨头”的新网红,突然在某博、微信群里火了起来。没有人知道她是谁,虽然她从没有露过脸,但在她的社交账号上,粉丝多达8万人。

这8万多粉丝中,大部分都是付费会员,而且能够欣赏她的私密照片,还有一些带有挑逗性质的视频。

“小喵骨头”的热度不断升温,不但引起了网警的注意,还引起了部分粉丝的不满。有粉丝认为,自己花了几百块会员费,竟然只能看一些不露脸的照片,于是随手一个举报。

民警先是通过举报人,找到拉他入会的陈伟。在陈伟的通讯录里,有200多个彭泽县本地的会员。这200多名会员,全都是陈伟拉进会。

不过陈伟说,他也不清楚“小喵骨头”的真实身份。他也是在成为会员后,看到了商机,于是就抱着试试的态度,私信了对方一条消息,说要帮忙拉人,会员费五五分成。没想到对方还真的答应了,于是陈伟就开始帮忙拉人,一下子就赚了好几万块钱。

这个会员有三个等级,月卡一百 ,年卡三百块,五百块钱就能成为VIP会员,可以看到更露骨的照片和视频。

民警在调查时发现,“小喵骨头”用来招揽生意的营销号,在某博上拥有八万多粉丝,昵称“喵骨头”,在个人信息栏里显示的居住地是国外,个人简介上写着“有猛虎,细嗅蔷薇”,并在上面发了很多暗示性的照片,配文是“想看更多的精彩内容,请加我V信。”

警方猜测,这两个账号可能是同一个人或者一个团伙在运营,由于某博和某信都没有实名注册,很难找到人。

直到2016年7月初,民警才将嫌犯锁定。锁定目标后,彭泽县民警立即前往浙江丽水,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抓获了“小喵骨头”的幕后控制人。

嫌疑人李建昌被抓时,正在上传新的照片和视频。一台电脑,两部手机,就是他在网上发布淫秽图片、视频的所有作案工具。上千万的会员费,就是靠着这些简单朴素的手段获取的。

人赃并获后,李建昌向警方坦白,他就是——“小喵骨头”真正的幕后操手。可是,在他家,民警却没有看见视频、图片中的女人。

根据李建昌交代,这名女子是自愿的,而且都是她自己拍了照片和视频发给他,然后由他招揽会员发布出去的,所获得的利润两个人分成。

当民警在丽水市一家婚纱店,找到视频女主人公程媛媛时,她正在化新娘妆。看到民警出现在面前,程媛媛瞬间就傻掉了。

程媛媛出生在浙江丽水的一个普通家庭,她从小长得漂亮,身材也非常的完美。可是她的学习却不尽人意,高中毕业后只考上了一所专科学校,毕业后回到丽水,在一家外贸公司做职员。

程媛媛虽然工资不够,但是喜欢购物,不停地买衣服、化妆品,把自己打扮得非常漂亮。慢慢地,程媛媛就承受不住这样的消费,但又不能开口向爸妈要钱,于是她就想着干点兼职,挣些零花钱。

一天,她在看到丽水一家某宝店在招平面模特,她马上就报了名,而且很幸运地被选上了。

而那个时候,负责拍摄照片的摄影师就是李建昌。从那以后,李建昌就经常为程媛媛拍照,而程媛媛还兼职做了好几家店铺的模特。因此,她每个月可以多挣好几千块钱。

程媛媛开始膨胀了,身上的衣服和化妆品也慢慢地走向奢侈品牌。赚得越多,花的更多,所以不但没有什么积蓄。有一天,李建昌接到了一家性感内衣公司的单子,但却没有找到合适的模特。这时,他便想到了长期合作的程媛媛。

李建昌找到程媛媛时,她还犹豫了一下,由于是双倍的酬劳,程媛媛还是忍不住地问了一句:“能不能不露脸?”

李建昌认为,拍不拍正脸,都不会影响到内衣的宣传效果,于是就按程媛媛的要求 ,拍了一组图片交给厂商决定。商家对这组图片非常满意,于是就雇了程媛媛做他们的品牌模特。

李建昌对自己拍的这组性感内衣照片也非常满意,于是就发到了自己的某博上。出乎意料的是,这组照片的点击率非常高,一夜之间涨粉过万,同时还有网友私下询问,这些照片是哪里下载的,还有没有尺度更大的,花钱买都行。

这让李建昌敏锐地察觉到了其中的“商机”。紧接着,李建昌又注册了一个新的某博号,将之前发在自己某博的照片删掉,又在小号上发了几张情趣内衣的照片,并标注如果要看更有冲击性的照片,可以添加“小喵骨头”,加入他的V信,每个只需100块钱。

没过多久,就吸收了大量的粉丝入会。随着粉丝的增加,有一大部分的粉丝不断提出能不能再暴露一些,他们愿意加大会员级别。

于是李建昌便和程媛媛商量,能不能拍些更暴露的照片自己发到网络上吸收更多的会员,会费跟她五五分成。

程媛媛一口便回绝了李昌建的提议说道:“李哥,这肯定不行的,就算是不露脸,我也过不了心里的这道坎。”

李建昌见她不肯,也没有再坚持。许多会员都觉得,付100块钱,看到的只是一些性感的内衣照,慢慢地也没有什么兴趣了,加入的会员也就越来越少。

不久后,程媛媛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本地男孩,两人一见如故,并恋爱了。男孩告诉程媛媛,说自己是做外贸生意的。

交往一年后,一天男朋友匆匆找到程媛媛,说自己有一批货物压在海关,遇到了问题,需要三万块钱来应急,体贴程媛媛问问都不问,就直接把钱转给了男朋友。没几天,男朋友便把三万块钱给还了。

半个月后,男朋友再次以同样的理由问他借十万元,当时她身上并没有那么多钱,于是向自己的好友借了7万元,才筹齐男友要的十万元。男朋友拿到这10万元后,果不其然就消失了。

程媛媛找到男友的公司,这时才发现,男友的公司竟是一个空壳公司。此时的办公室,早已是人去楼空,打听后才知道,原来男友的公司、公寓都是租来的。

此时,程媛媛她意识到自己是被骗了。她又不想报警,怕家人和朋友知道这件事,会很没面子。但是,7万元的债务她是必须要承担的。到了还款的日子,她根本就拿不出钱还给好友。

朋友说:“你平时花销那么大,怎么会没有钱还呢?我要买房等着用钱呢,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要是不还,我只能找你爸妈要了。”

程媛媛不想让父母知道这件事,无奈之下,程媛媛找到李昌建,希望他帮自己找几个高薪的模特工作。

李建昌摇了摇头说:“现在市场不景气,请模特的公司也越来越少,所以我也帮不到你!”

正在程媛媛沮丧的时候,李建昌忽然开口说道:“你要是非常急用钱的话,可以考虑一下你之前说的那件事情,这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就转两万块钱给你!”

见程媛媛犹豫不决,李建昌又说:“不是我说话难听,是你自己搞不清楚,这么多钱你除非去卖,不然这么短的时间你上哪弄这么多钱?到那时候不光是丢人,要是染上什么病,那你就完了。相比之下,拍点私密照根本就不算什么。另外,我还可以给你分成,别说欠七万元,就算几十万上百万都能赚到!再说又让你不露脸,谁会知道是你!”

程媛媛被说动了,但她还是很犹豫,让她当着李昌建的面脱光衣服,她还是有些难为情。李建昌一下子就看透了她的心思,笑道:“你可以自己拍,动作越越有诱惑力,掏钱的人也会越多!你把视频发给我,我就把钱打你账户。”

程媛媛心中的最后的顾虑没有了,立刻同意了李昌建的提议,李建昌二话不说,直接把两万块钱打到了她的账户上。

程媛媛回到家中,将手机放好,摆好姿势,拍了几张全果的照片,战战兢兢地给李建昌发了过去。李昌建有了新的内容之后,把一些打码的照片,发到了网上,并配文“想看更多的精彩内容,请微信‘小喵骨头’!”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小喵骨头’的好友数量就开始飙升至数万人,甚至还有人主动要求,给他招募会员。江西彭泽的陈伟,在彭泽发展了200多个成员。这只是其中的一个代理而已,而李建昌每年可以拿到好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真可谓是一夜暴富。

当然,程媛媛的收入也不低,她每隔几天就会给李建昌录一段视频,李建昌每次给她的酬劳都不会少于5000元。

程媛媛之所以答应拍这些照片和视频,是因为还债的原因,但后来她完全是被金钱所迷惑,这种“神不知鬼不觉”,又能日进斗金的赚钱的方式,真是太容易了,既没有成本又不要担心客源。而且,看着无数的男人为她的身体疯狂,她很得意。所以,她每天开始学习研究各种动作,简直就是走火入魔。

2015年的时候,程媛媛结识了一个叫张磊的富二代,张磊比她大三岁,不仅有钱,还长得帅气,程媛媛一眼就看上了这个男人,而且张磊也看上了她。很快,两人的感情便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就在谈婚论嫁之时,程媛媛却发现自已已有三个月的身孕。忙着拍视频的她,竟然忘记了大姨妈这回事,以至于三个月后才发现。因为一时找不到合适的酒店,所以两家决定先办个手续,等孩子出生后,再办酒宴。

随着胎儿的跳动,程媛媛开始思考,也开始担心,如果孩子将来要是知道自己的妈妈为了赚钱而拍了那些照片和视频的话,会是什么心情?她决定忘记以前的一切,做一个干净纯洁的母亲!

生下孩子后,程媛媛希望和丈夫尽快完成婚礼仪式,做个名正言顺的富家太太。这时,李建昌再次联系到程媛媛,想让她尽快回来拍视频。

程媛媛给李昌建说她不干了,李建昌也不强求,只能将程媛媛的视频再次剪辑,重新发在网上。

想要忘记这段不堪经历的她,希望赶快结婚改变生活方式,于是程媛媛与丈夫商议十一期间结婚,还在一家高级婚纱店订做了专属婚纱。

婚礼前几天,婚纱店的人打来电话,告诉程媛媛,婚纱已经做好了,要她来试婚纱,为婚纱效果化妆师还特意为她化了新娘妆。谁知,就在她化妆的时候,彭泽县的民警找上门来把她抓走。

程媛媛被捕后,她的老公张磊和她的父母得知了她的所作所为,感到无比的震惊和悲痛。

根据相关法规,在网上传播淫秽图片和视频达到200张,就符合刑事立案标准,非法牟利达到50万元属于情节特别严重。

李建昌和程媛媛上传的不雅照片和视频,情节特别严重,牟利金额别巨大,将面临10年以上有期徒刑至无期徒刑的刑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