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地抚摸了我的头


姥姥伸手轻轻温柔地抚摸了我的头,然后从枣盆中拿出两颗色泽鲜亮发红的大枣放到我手里——这是她所能给观众的最佳奖赏。我接过两颗枣,小口咬了起来,目光仍然追逐着姥姥的手。一个下午的时间过去了,碧绿的粽子就盛满了两个蒸锅。我看着这些小巧的艺术品,脸上不由得绽开了笑容,由心底期待起明天的.品尝。那将是这场演出的盛大收尾……

锅盖掀起时白雾率先冲出将双眼遮住,这时只能依靠嗅觉来辨识出香气。我从锅里挑出一个枣粽,微微灼人的手感使得急燥泛上心来,又让人平白添了几分快快将它下肚的焦急和期盼。手三下两下剥开了粽叶,露出里面泛黄的糯米,我低头咬了一口,绵软柔长。这就是演出的高潮。枣的甜腻,糯米的柔软,全都混在一起形成了一种从未想过的美妙滋味。心里登时暖洋洋的。舌尖贪婪地卷起糯米粒。这就是属于端午的特殊味道。

时至今日,我还会在某个阳光遍布房间的午后回忆起那个简简单单的特殊味道——那个简单的幸福味道,也同样只属于我的端午味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