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罗索巨兽》:人内心中的怪兽


《克罗索巨兽》有山寨“哥斯拉”怪兽电影的嫌疑,但影片并不是要讲一个典型的怪兽故事。导演请来了安妮?海瑟薇当主角,影片将通过怪兽来表现人物,通过外置的场景来表现内心的挣扎,趣味包装之下是一个颇为严肃的主题。

安妮?海瑟薇扮演的葛洛丽亚是个酗酒成性的失业作家,无所事事生活也失去目标,最后被受不了她的男友赶出了家门。走投无路的她只好回到了老家。失意青年回乡寻求救赎找回自我,是表现现代人困境的常见类型,本片也借用了这一模式。只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葛洛丽亚将经历奇遇,整个过程讽刺又热闹。

葛洛丽亚回乡后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依旧陷在醉酒-昏睡的恶性循环中。要想让她改变,就得让她意识问题的严重性,意识到醉酒失控所带来的伤害。导演让怪兽登场了。怪兽与葛洛丽亚之间有奇妙的联结,怪兽破坏城市殃及无辜者让葛洛丽亚感到愧疚悲伤,进而反省自己失控荒唐的生活。这个联结乍看之下有一些“无厘头”,但其实并不是“怪兽是葛洛丽亚的化身”这么简单。

怪兽的出现本身并没有恶意,但它稍一动作便会造成巨大破坏,于是它自己也被困在了那里。怪兽和城市成为矛盾的一体,正好是葛洛丽亚现状的体现——失控、受困、自我破坏;同时,这种矛盾以激烈的形式表现出来,让葛洛丽亚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怪物和城市的一体不仅体现矛盾,也通过怪兽的道歉表现葛洛丽亚真诚的反省。

导演还用了一个细节来解释这一意图。老友奥斯卡去请教别人韩语怎么写的时候怕被怀疑就想了一个要纹身的借口,其它小伙伴就说哪有人纹“对不起”这样的纹身,除非是给自己看的。怪兽向首尔人民道歉,也就是葛洛丽亚向自己道歉,过去荒唐生活的最大受害者就是自己,认错之后才能真正重新开始。另一个细节是葛洛丽亚提到,因为怪兽只出现在首尔,世界其它地方不受影响,也就不太在乎,至少无法感同身受。

比如在美国的这个小镇上,最大的变化是酒吧生意变好了而已。首尔水深火热外人看热闹的状况,也正是葛洛丽亚的写照。葛洛丽亚最终只能靠自己。葛洛丽亚只能靠自己也有旁人尤其是男人靠不住的客观原因。其中不只有女性所面临的男权主义歧视与威胁,也有其它个体失控所产生的危害,葛洛丽亚不仅将与之对抗,还要从中有所借鉴。

通过“怪兽与城市”这样一个流行的经典的设置,以及“小我”“大我”的对应置换,来表现一个失意女性突破阻碍、战胜自我,用破坏、战斗来表现挣扎救赎等,是非常有趣醒目的,效果很不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